首页 国际新闻文章正文

按下重置键,蒂森克虏伯进行大变局

国际新闻 2019-05-16 30 spring

停止拆分,一切重来。

这是两百多年来,德国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最戏剧化的一次变局。没有之一。

蒂森克虏伯的员工们原本正在为今年10月1日前完成公司拆分作准备。按照原计划,10月1日后,这家以钢铁和军火起家的工业巨头将一分为二,变成蒂森克虏伯工业公司和蒂森克虏伯材料公司。

这一切在5月10日戛然而止。

“这个消息让我们很震惊。”一名蒂森克虏伯中国员工对界面新闻记者说。

他们原本在等待欧盟委员会6月17日的宣布,是否通过蒂森克虏伯与印度塔塔钢铁(下次塔塔)合并欧洲业务,成立合资钢铁公司的交易。然后,按部就班进行拆分。

他们也在猜测,现任CEO吉多·克尔克霍夫(Guido Kerkhoff)会掌管工业公司还是材料公司——因为这决定着CEO的出行安排,对于以电梯和机械零部件等为主业的工业公司而言,中国市场更为重要。

按照拆分计划,蒂森克虏伯材料公司将包括钢铁生产、材料贸易及与钢铁相关的服务,约有4万名员工,销售收入预计可达180亿欧元,调整后息税前利润(EBIT)率达3%。

蒂森克虏伯公司的股票会注入未来的材料公司。蒂森克虏伯和塔塔的钢铁合资公司拥有员工4.8万人,合资公司未来上市的优先权益,归属材料公司。

蒂森克虏伯工业公司则包括零部件、电梯、工业解决方案业务,约有9万名员工,销售收入预计达160亿欧元,EBIT率达5%。蒂森克虏伯计划将工业公司单独上市,但材料公司将持有工业公司30%的股份,所谓公司调整时期稳固资产的“交叉持股”。

“是时候按下重置按钮了,”克尔克霍夫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。

由于欧盟委员会对蒂森克虏伯与塔塔合并钢铁业务存在顾虑,成立合资公司的交易被否决。

欧盟委员会(下次欧委会)在收到蒂森克虏伯和塔塔提交的改进方案后,再次对该方案进行了市场测试。新的市场调查后,欧委会仍存顾虑,认为这两家钢铁业务合并,可能造成消费者及供货商选择减少及价格垄断。

蒂森克虏伯和塔塔为此耗时已久。

位列欧洲钢铁行业第二、三位的蒂森克虏伯和塔塔,于2017年9月20日签署了建立合资公司的备忘录。去年7月2日,蒂森克虏伯和塔塔就合并欧洲钢铁业务正式签署协议。

2006年,蒂森克虏伯斥资120亿欧元投资美洲钢铁,带来50多亿欧元的巨亏。

“我们将降低钢铁业务的比重,最重要的决定是和塔塔合并欧洲业务。除合并外,别无他法创造新价值。”去年10月底, 克尔克霍夫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。

根据此前蒂森克虏伯董事会、监事会和股东们达成的战略协议,与塔塔合并欧洲钢铁业务,是公司进行拆分计划的前提。

“很明显,拆分计划失败了。”5月10日,蒂森克虏伯第二大股东、也是力促拆分的激进股东瑞典Cevian Capital合伙人Lars Forberg说,“现在所有股东都在迫切等着一个新方案。”

去年9月,蒂森克虏伯正式宣布分拆计划。为在今年10月1日完成分拆,钢铁业务合并计划通过欧委会的审查,成为当务之急。

按照欧盟法律,欧盟范围内的所有企业合并案都需获得欧委会反垄断专员的批准。2018年10月下旬,欧委会开始对这项合并展开深入调查,担忧这笔交易可能会削减欧洲高端钢铁供应方面的竞争,要求两家企业给出妥协方案。

蒂森克虏伯于今年4月1日向欧委会递交了相关材料,同意出售负责生产汽车用钢板的西班牙子公司Galmed,塔塔也承诺将剥离公司在比利时和英国的包装用钢(packaging steel)业务。但在粗钢生产问题上,蒂森克虏伯和欧委会始终无法达成一致。

蒂森克虏伯与塔塔认为,若完全符合欧委会的条件,还需两家公司各自剥离所属的钢厂。这种调整会损害原合并计划产生的协同效应。两家公司均认为,现有的调整方案将不能通过欧委会的审查,于是就此放弃成立合资公司。

合并欧洲钢铁业务的条件不具备了,拆分计划也因此作废。

去年7月,在Cevian Capital的压力下,蒂森克虏伯发生了CEO和监事会主席等高管相继离职的人事大动荡,且开始了“一分为二”计划。

Cevian Capital认为,蒂森克虏伯的股价接近2003年以来的新低,前CEO海里希·赫辛根(Heinrich Hiesinger)“去钢铁化”的转型战略没有成功,“一分为二”才是解决公司股价低迷的有效方法。

拆分计划宣布八个月后,蒂森克虏伯的股价不涨反降,降幅达40%,5月8日以11.24欧元的股价创下近七年新低。

基于此,蒂森克虏伯集团董事会重新评估后,向监事会提出分拆电梯业务上市。

新战略在上周五披露后,蒂森克虏伯的股价上涨21%至13.15欧元,创下股价最大涨幅记录。

拆分电梯单独上市的想法,在蒂森克虏伯去年人事大动荡时就曾提出。

去年7月6日,无法阻止激进股东的分拆计划,前CEO赫辛根辞职。据路透社报道,当时的电梯业务负责人Andreas Schierenbeck,想争取接替赫辛根的职位,并将电梯业务分拆上市。

最终,CFO出身的克尔克霍夫成为CEO,Andreas Schierenbeck离职。

克尔克霍夫曾表示,“一分为二”的拆分计划是不让公司陷入分裂的最好办法。

蒂森克虏伯此前预计,拆分如顺利进行,与塔塔的合并能通过欧委会审查,在2019上半财年报表中,钢铁业务按照“非持续经营”业务统计。

蒂森克虏伯称,暂停对钢铁业务的累计折旧,对刚公布的上半财年报及去年业务产生了负面影响。

财报显示,2018年10月1日-2019年3月31日,蒂森克虏伯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6.85亿欧元,同比下降27%;税收净利润5900万欧元,同比剧降88.75%;订单额204.71亿欧元,同比增4%;营收203.74亿欧元,同比增2%。

在2019财年二季报中,蒂森克虏伯电梯业务的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1.98亿欧元,占公司当季总利润的93%。

电梯业务仍然是它的吸金主力。华尔街投行Jefferies分析师Alan Spence认为,如果电梯业务单独上市成功,将为其带来140亿欧元的市值。是目前蒂森克虏伯92亿欧元市值的1.5倍。

蒂森克虏伯新方案将计划裁员6000人。其当前在全球拥有16万员工,裁员占比约3.75%。

5月10日,克尔克霍夫称,与员工代表就新战略已初步达成共识。“我们是同员工一起促成新变化,而不是和他们对抗。”他说。

与塔塔的合并计划撤销后,欧洲钢铁仍是蒂森克虏伯六大业务之一。该业务将独自面对市场不稳定的挑战。

克尔克霍夫称,“新”蒂森克虏伯的首要目的是增强业绩表现,未来也将实施新的领导架构,旨在关注员工表现,并使持股更加简单化,且缩减集团管理成本。

克尔克霍夫提到的一点值得玩味:“未来,衡量蒂森克虏伯成功与否的是业务发展是否最佳,而不是拥有多少业务。”

这似乎为蒂森克虏伯其它业务的出路定了基调:未来并不排除有其它拆分。

标签: 今日重大新闻 宿州新闻 南京新闻网 江苏新闻 青春正能量

发表评论

江苏,江苏在线,宿州在线,江苏信息网,江苏城市论坛,江苏人才网 今日新闻 地图